主页 > 棋牌 > 正文

献身革命公而忘私——女中好汉李美群“马前托孤”震撼人心

2019-10-09

献身革命大公无私——巾帼须眉李美群“马前托孤”震撼人心

献身革命大公无私——巾帼须眉李美群“马前托孤”震撼人心

献身革命大公无私——巾帼须眉李美群“马前托孤”震撼人心

献身革命大公无私——巾帼须眉李美群“马前托孤”震撼人心

献身革命大公无私——巾帼须眉李美群“马前托孤”震撼人心

  马前托孤处

献身革命大公无私——巾帼须眉李美群“马前托孤”震撼人心

  李美群的女儿钟全列

  在兴国县革命义士眷念馆里,有一座雕像:一位骑在战顿时、即将奔赴前线的年青赤军女战士,一手拽着缰绳,眼中饱含着泪水;在马的一侧,一位度量婴儿的老大娘,依依不舍。这座雕像记实的是兴国籍革命义士李美群“马前托孤”的动听故事。

  一手寄托的是亲生女儿,肝肠寸断;一心憧憬的是革命乐成,震撼人心。这是一种什么气力,让李美群割舍亲生骨血,依然奔赴战场?秋时节,记者走进赣州市兴国县、吉安市泰和县,凝听兴国县委党史办原主任黄健民、兴国县革命义士眷念馆副馆长黄红、李美群义士遗孤钟全列等人报告那段狼烟岁月、磨难征程。

  记者手记

  采访李美群义士的英雄事迹,“马前托孤”的画面萦绕脑海,令人动容。是什么气力,让一位母亲割舍亲生骨血,更况且是襁褓中的婴儿?

  谜底不言自明:那是“舍小家、顾各人”的至高情怀,那是“南征北战寻常事,进展牺牲保国度”的刚强信仰,那是“二者不行得兼,舍生而取义者也”的凛然大义。

  新中国创立70年来,我们固然远离了硝烟战火,但决胜全面小康、迈向民族再起、实现中国梦的任务依然难题,还需要一代代人接续格斗。本日的我们,抛头颅洒热血的时机少了,但报效故国的初心不能忘、使命不能丢,微信赛车群,必需在要害时刻豁得出来、顶得上去。

  无论时代奈何变革,崇尚英雄、保卫英雄、进修英雄、关爱英雄,始终都是我们心田应有的恪守。当看到钟全列如今过着巩固的糊口,我们更应感念幸福来之不易,越发体贴关爱先烈儿女。

  送夫参军

  1911年,李美群出生在兴国县城南门(潋江镇)的一户麻烦农家,母亲陆续生了九个女儿、一个儿子,她排行老四。出生还未满月,李美群便被送到邻乡一个家景略好的农户,养怙恃把她当儿子对待,送她读了三年私塾。由于养怙恃不幸归天,李美群不得不辍学务农。

  1928年,赤军独立二团和赤军独立十五纵队动员了兴国武装暴乱,红旗在兴国县城第一次飘扬。17岁的李美群突破世俗,同坝南乡的成衣钟延章自由爱情,不久结了婚。婚后,伉俪双双投入革命勾当。李美群动员各界妇女筹集革命经费,并冒着炮火,上前线给赤军送茶送水,急救伤员。她还构成运输队,为赤军运送弹药、物资……

  1933年,中央苏区招呼扩大赤军步队。在一次省委直属单元干部扩红集会会议上,时任江西省委妇女部长的李美群第一个站起来,代表新婚的丈夫倪志善报名当赤军(前任丈夫钟延章在第三次反“围剿”的“兴奋战斗”中牺牲)。不久,她又回抵家里,带动前夫的哥哥和本身的弟弟李启焕插手赤军。

  李启焕是家中独子,一开始怙恃无论如何都差异意李美群的发起。李美群耐性地给怙恃做思想事情,报告共产党教育麻烦公共闹革命的光亮前景,描画革命乐成后的幸福糊口。最终,怙恃不只同意让李启焕介入赤军,还欢快奋兴地张罗着送子出征。李启焕入伍后编入红三军团第六师十六团特务连,由于表示好,多次受到表彰,后在战斗中牺牲。

  “送郎当赤军,切莫想家庭,家中呐事务呀,妹妹会小心!”这首传播长远的红歌《送郎当赤军》,活跃诠释了李美群送郎上疆场、劝弟上前线的“舍小家、顾各人”的情怀。倪志善、李启焕的入伍,在扩红举动中影响深远,一时传为韵事。其时,李美群走到那边,那边的扩红事情就搞得大张旗鼓,兴国县很快掀起了父送子、妻送郎、兄弟争先上前方的感人高潮,全县80%的青壮年都当了赤军,先后有8万人参军参战,兴国被评为扩大赤军楷模县。

  解体敌军

  1930年底,百姓党军窜犯兴国。其时敌强我弱,为生存革命实力,兴国县委和县苏维埃当局转移至村子僵持斗争。李美群组织坝南、洪门一带城郊的妇女创立“敌军士兵举动委员会”,共同赤军游击队向敌军士兵动员宣传攻势,解体敌军。她们经常成群结队冒充拔猪草、拾柴火、走亲戚,前往敌军驻地贴口号、散传单,想方设法与白军士兵靠近,挑起他们的思乡之情,开导他们的阶层觉悟。“你讨了妻子没有?”“你出去投军有钱寄回家里用吗?”“你们的饷银是不是被官长剥削了?”各人你一言我一语,问得白军士兵无言以对,深受触动。

  李美群读过几年书,加之智慧聪明,她操作兴国山歌曲调美妙、具有庞大吸引力和传染力的特点,将革命原理编成兴国山歌,教育姐妹到兵营四周去引吭高唱:“哎呀哩——敌军士兵哇你听,莫给豪绅来卖命。你们原也做时光,天下工农一家人!哎呀哩——接待敌军当赤军,赤军规律最严明。主座士兵一个样,没有人来压迫人!”这些耐性细致的事情公然见到了成效,有的白军士兵偷偷开小差回家了,有的毅然带枪介入赤军。

  李美群还常常教育“兵运”小组的妇女们,扮成做小交易的,微信红包群,一手提着盛满烧米粉鱼子、油炸米果的竹篮子,一手拎把酒壶,穿街过巷,大声叫卖。白军士兵的军饷被当官的层层剥削,炊事很差,士兵们闻着酒味果香,垂涎三尺。李美群等便存心喊:“酒酿好甜,米果新鲜,先生想吃,会让价格!”白军士兵除了枪和子弹外,身上没有值钱的对象,便说:“惋惜没有钱,子弹你们要不要?”李美群存心说:“要得,大富人家看家守院会买的。”于是“弹果互换”的生意做成了,游击队获得了弹药,用于冲击仇人。1931年5月底,白军被赶出了兴国,县委出格奖赏了李美群和她的“兵运”小组。

  马前托孤

  1934年1月15日,李美群回到坝南村生下一个女孩。生下女儿的第三天,李美群即赶赴瑞沙洲坝介入第二次全苏大会。会后,正值第五次反“围剿”的前夕,中央苏区形势万分危急。李美群回到宁都,当即投入告急的反“围剿”斗争中。一天,李美群操作支前参战的间隙回家探望孩子,刚抵家就收到当即返回省委驻地宁都接管新的战斗任务的呼吁。